桐木琴 - 三元文苑 - 烟台大学新闻网
烟台大学党委宣传部主办 烟台大学主页 | 党委宣传部网
三元文苑 > 正文

桐木琴

发布时间:2017-08-31 16:39:22   来源:烟台大学校报   作者:新161-1 高旸   点击:
  月下锦莹,山谷响情;半世蹉跎,倩音婆娑;北辰孤音,回忆寂静;年月归去,相思寄曲。
  灯火摇曳的静夜里,君王殿依旧是那般金碧辉煌。龙椅上,高高在上的帝王,正享受着宫闱深乐,莺歌燕舞。百官拜首朝贺,庆祝此次征战大获全胜。
  但很快,帝王眉头紧皱,大喝道:“停下!都给朕停下!”
  曲终舞停,尽皆散去。
  一旁的妃子,妩媚的轻笑:“陛下何故发怒啊?是嫌这饭菜太难吃了吗?要不叫御膳房重做......”
  “哎,没有良曲,再好的佳肴又如何下得去口。”
  “哦?陛下是觉得这些乐师华而不实?臣妾倒是听说有一人曲艺高超,可解陛下之忧。”
  “何人?”
  “琴师。”
  琴师,此次征战被俘虏的一名囚犯,身着一袭白衣长袍,永远背着他那把桐木琴,性格高傲,哪怕被俘,也从未卑躬屈膝讨饶。骨子里的那种冷愫,让他傲视霄阁。
  “琴师?就是那个关在牢狱里至今没说过一句话的傻小子吗?哈哈,传朕指令!让琴师上殿!”
  “宣——琴师上殿!”
  发髻飘散,身披囚服的琴师,拖着枷锁紧靠的双腿,挺直站立在殿堂中,冷目以对。
  帝王戏笑,并不为琴师的无礼而恼怒,在他眼里,琴师仅是蝼蚁般的生命,生死皆在自己一念之间。
  “解开枷锁!为朕奏琴一曲!”
  妃子好奇地转头一瞥,正见琴师冷目相忘。
  年华定格,流年静止。
  那是何等的惊世容颜!俏丽的眼眉勾勒凡心,红颜此生为谁许。柔弱娇怜状西子,妩媚诱心若貂蝉,清秀良玉似昭君,温柔华贵如玉环。何为美?何为情?
  琴师轻抚台前的桐木琴,指尖在弦间不断悦动,动情的音符如沐春风,回音留目情中。
  从此刻起,琴师不再为那君临天下的帝王弹奏,他的琴音只给心中的她而奏,即使地位的差距如同天堑,亦抚琴为伊。
  妃子笑,柔情的佳人内心却十分不安,为何自己会不忍见琴师伤痕累累,为何自己闻音欲泪,为何自己,因其动情。
  “好!好!好!此曲哀转绵长,真乃天籁之音!自今日起,你就作为朕的宫廷乐师,伴朕其右!”
  “微臣谢主隆恩!”
  妃子也不由高兴:“陛下英明!”
  皇恩已下,琴师依旧每日背着那把桐木琴,但是只有在君王面前才会弹奏,所有的王侯将臣一概外拒。
  帝王闻此愈发龙悦,终日闻琴声,相伴情中音。他却不知,琴师之琴并非为其演奏,而是常伴其身的那位红颜佳人。
  琴师相思难解,郁郁寡欢。曲音愈加哀婉催泪,情愫终究会释放。
  月明星稀,妃子扮作宫女,在宫闱与琴师相会,苦言身不由己,痛苦忧郁。无人知音,相逢皆欲。妃子只求闻乐音,琴师只愿为佳人献曲。
  “先生能否为本宫抚琴一曲?”
  “微臣之幸。”
  窗外冷雨,年月随去。帝王终晓密会之情,龙颜大怒,禁卫齐聚!
  “斩首!将琴师斩首!将妃子打入冷宫!哼!若非看在太子面上,朕岂会饶你一命!”
  梦断相消,琉璃散尽。
  琴师重新身穿囚服,枷锁再固。回首再望那只桐木琴,无憾无悔。
  冬至飞雪,霜月寒光。妃子怀抱那只桐木琴,与月光同泣。
  深夜,琴坠毁,佳人自尽。
  帝王独坐龙庭,怅惘月明,眺望断琴。
  无言,落寞。
 
 

上一篇: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烟大校报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