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边 - 三元文苑 - 烟台大学新闻网
烟台大学党委宣传部主办 烟台大学主页 | 党委宣传部网
三元文苑 > 正文

铁轨边

发布时间:2017-08-03 11:21:18   来源:烟台大学校报   作者:新161-2班谭凯丹   点击:
  火车站从来都是一个充满漂泊感的地方。
  我拎着些许陈旧的行李箱,任凭底部的轮子与地面摩擦出沉稳的声响,在回到家中不到两日后,我又要离开这座熟悉的城市,去往第二故乡。一个人走在很多陌生的面孔间,我并不排斥这种感觉,这里的每个人身上都染上了一种沧桑,彷如一层灰尘铺就的外衣,无关年龄,无关身份,只是关于来自天南海北的故事。
  穿堂而过的风格外自由,撩起我本就有些凌乱的头发,下意识裹紧身上的大衣,我将行李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站台处,人们还在静静地排队等候,有人脸上泛青的胡茬还未刮去,粗犷的手提起沉重的货物,用沉默迎接人生中不知第几次的告别。
  我低下头,视线里是站台下磨得发亮的铁轨,那种于漫长岁月里摩擦出的暗淡的光,无意间加深了我心底不愿说出的一丝惆怅。
  铁轨间细碎的不规则的石子,深深浅浅的寂寞的灰,像极了大雨前的天际,又如无数旅客擦肩而过的倒影。
  这样的轨道,映不出曾经旅人乌黑变斑白的鬓角,却见到过无数匆匆离去或是归来的身影,那也是难言的辛酸与欢乐。记得一个朋友曾对我说:“入站口和出站口,完全是两个心情。”我也深有体会,我认为人不该被太多情感束缚,理应拥有自由,但自由的同时也不得不舍弃一些东西,便又成了一种身不由己。我们选择风雨兼程的远方,是为了配上自己的野心,为了将来的自己感激如今;可之间每一次的无奈和不舍都要自己消化,每一个失落的日子都是在旁人的欢笑中掩饰,每一个心里有伤的无眠之夜也都是一个人熬过的。当别人以为你足够幸福,足够潇洒,你也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样子却给不出一个回答。天地宽阔,人海茫茫,终是不容易找到懂你的那一个。
  但路还是要走,不管会不会回头。
  远方的列车缓缓驶入视野,隆隆的声音叩响了数不清的心门。这一刻我想起了海子,我最爱的诗人,但脑海中却浮现不出任何一句诗,只是想那结束在铁轨上的一生,该有多么孤独。
  我随着人流走上火车,发觉很多人都像我一样忙碌,手机屏幕变幻的光映出面容上若隐若现的疲惫。我放下了手机,将头靠在窗边的粗框上,看窗外的景致飞一般从容地掠过,不给人一丝留恋的机会。很快,就从楼房林立变成了大片大片青绿色的麦田与无名山峰,偶尔会闪过几座低矮的平房,它们静静地守望在这铁轨经过的山野间,忘却了岁月。
  车轮下的铁轨还是传来亘古不变的平稳摩擦声,如同古老的低语;不知不觉有些倦了,我靠在座椅上沉沉睡去。短短的梦里还是一望无际的铁轨,以及不知从哪里传来的低声呼喊。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夜色渐浓,列车已经缓缓进站。我牵起行李箱有些凉意的把手,走出了车厢。回望了一眼这里的铁轨,它在夜里昏暗的光线下是令人看不清的幽黑,在我看来也是一种颇为庄严的目送,与车站外繁杂的灯光形成无声的对比。在另一个城市也许有更加繁华的灯火,但挥之不去的总是那些孤单,对于这些,我不愿多想,有很多从前在一起的人如今流落到比我更远的城市,或有意义或无目的地活着。可是如果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值得你坚守的人或事,那你的流浪就成了一种煎熬。我想,我们最好学会陪伴自己,就像那列开往远方的火车,像那段不愿遗忘的思念。
  想起暮光里冰冷的铁轨,心底却不知为何泛起温暖的涟漪,那陌生又熟悉的轨道似乎凝结了生命中些许美好的过往,无以言说。正如他们所说,心若有了栖息的地方,漂泊便不再是流浪。
  但愿你拥抱的人正泪流不止,但愿你所坚守的能陪你到达彼岸,生命中的铁轨旁,愿你的旅途漫长。

上一篇:写下遇你的流光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烟大校报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