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 三元文苑 - 烟台大学新闻网
烟台大学党委宣传部主办 烟台大学主页 | 党委宣传部网
三元文苑 > 正文

活着

发布时间:2017-07-25 22:22:25   来源:烟台大学校报   作者:化161-1 张运建   点击:
  同学发了条说说:“有庆死的时候,我哭了。”
  说起《活着》,每次读它时心中总带着如同赏荷的心态,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或许是在读原著前就对这本书听了很多,了解很多,所以初读时除了生出些压抑的感觉,倒也没什么意外之处。而对于当时近乎盲目崇拜华丽辞藻文字的我来说,能将像《活着》这样质朴的社会现实类小说读完,可谓是不可思议的,以至于后来回想,仍不禁会感慨余华文章的魅力。
  我像年少时的富贵那样活着,时光在挥霍之中流逝。直到一次语文课的课前演讲,一个临近高三的慵懒的午后,我那一直瘫在桌上的腰板不禁直了直。不仅因为演讲的内容是我曾读过的《活着》,更是因为站在台上的同学的一句话——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按平常,对这种空谈的大哲理我总是嗤之以鼻,可很巧,偏偏对这句上了心。
  我在学校的图书馆翻腾了半天,终于在文学类第一排找到了它。以致我攥着这本书排队登记时,不由心中感慨:我还活着。
  再读《活着》,应许是心智的基本成熟,读时总偏向于思考,近乎敏感的思考。现在回想当时一度感悟出许多的人生哲理,也曾激励着我。
  那是个秋意初泛的一天,当我将曾感悟的哲理忘记得差不多的时候。一缕在百万年前出生,又匆匆跑了八分钟才到地球表面的阳光幸运地与我在烟大逸夫馆二楼相遇,并和我用了整整一上午来将余华的《活着》一同看了一遍。
  恍惚中,我拾起那缕阳光临终前的遗书。他的一生,前一百万年懵懂无知,浑浑噩噩;中间八分匆匆疾驰,虽有目标却枯燥无味;直到最后,将光亮给予书籍,将温热给了我,才知道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此刻让他由衷快乐的奉献。
  目光落到手中的书籍,胸腔中的困惑渐渐翻涌——那活着,是为了无意义的生命存在而活着,还是为了有意义的结局去活着呢?
  那一次,我对之前始终怀着崇敬心理的《活着》产生了质疑。难道,是因为余华对活着的态度只是众多不同的人世观的一种?那时,我开始认为余华的活着是一种对生命近乎信仰的敬畏造就的态度,而对《活着》,信奉人生意义观的我开始渐渐地漠视它,或者说,开始不屑一顾。
  那天,偶尔听到人说:“余华是个有情的作家,也是个狠心的作家。”我不由愣了愣。既是有情,自应己重情,既是狠心,自应己伤心。若是如此,那余华怎会容忍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怎会容忍自己的书在宣扬无意义的人生?
  “有庆死的时候,我哭了。”从空间翻到这句时,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每一次读《活着》,包括第一次时,总是会有先入为主的思绪在内,而或许正是如此也可以说——我从未真正好好读过《活着》。
  三元湖绿,烟柳新衣,我邂逅三十年前的余华。鞭声阵阵,青牛轻哞,富贵佝偻的身影缓慢而坚定。富贵走到我身旁,我发觉,原来他活着的意义一直存在。从为了父母到为了儿女妻子再到为了身旁的老牛,当失去一切而你还活着,你要去寻找活着的意义,不是因觉得无意义而寻死,也不是毫无意义地活着。我想,这才是余华想要真正告诉我的。
  平复了心绪,我在评论处写道:不哭,我们还活着。
 

上一篇:不说再见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烟大校报

More